重庆推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 管住微权力 “晒”出公平来

来源:点击:2115次

图为万州区纪委监委干部向群众讲解该区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李益东 摄

     初春的山城,阳光明媚。重庆市大足区农业农村委公示栏贴出了该委干部亲属涉权事项情况:“区农业农村委安全科科长唐全仲的哥哥唐全孟,享受贫困户节日慰问40元……”与此同时,在其亲属享受资金或项目实施所在村(社区),这些情况也公示了出来。

     将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双向公示”,接受监督,是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的重要一环。这项制度在重庆全市推开以来,通过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6个环节约束微权力,不仅让老百姓心里敞亮了不少,带来了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基层干部也明显感到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据统计,制度施行以来,重庆全市比对发现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33.6万余条,核查出不符合条件享受政策3697人,发现问题线索4601条,组织处理855人、处分71人、移送司法机关2人,已有9370名干部及其亲属主动向组织说明情况。

    以权谋私、优亲厚友问题突出,手段五花八门——
     基层微权力行使存乱象

     大足区在重庆最早试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2016年底,大足区纪委常委会会议审议几起由该区镇街纪(工)委查办案件的报告时发现,这几起案件案情看似千差万别,却指向同一个问题:基层党员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该区纪委随后组织开展了针对这一问题的专题调研。

   专题调研发现,大足区近三年信访举报件和查办件涉及党员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问题的占民生类信访件总数24%;巡察发现此类问题线索占问题线索总数的40%。例如,2015年保障性安居工程中,91户通过虚报家庭收入、住房等资料违规享受廉租房实物配租待遇,其中,申请人或其配偶另外拥有房产的48户,属于财政供养人员的9户,经商办企业的5户,缴纳个人所得税的14户,拥有车辆的6户,缴纳住房公积金的7户。“正是由于很多信息没有‘晒’出来,一些党员干部就利用职权优亲厚友,影响了公平公正。”调研组有关负责人说。

    经分析,近年来,各种惠民、惠农和社会帮扶、救助政策陆续出台,少数党员干部利用政策知晓率不高、部门间信息有效沟通不够、部分流程监管不到位等漏洞,违规让亲友享受产业扶贫、建卡贫困户待遇、低保、救灾救济、受灾补助等问题比较突出。

    重庆市纪委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的一份调研报告也显示,从全市层面看,基层党员干部以权谋私、优亲厚友问题较为突出,基层“微腐败”案件数量占民生类案件总数近一半,且手段五花八门。

 “有的是跑风漏气型,针对一些项目、帮扶资金,通过提前告知亲友、延后向社会公开项目奖励资金等方式让亲友获取好处;有的是瞒天过海型,与亲属共谋,通过伪造、虚报资料等方式获取政策支持、资金补助;有的是明目张胆型,直接将工程项目交到亲戚朋友的手上……”重庆市纪委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主任汪桥生告诉记者。

     2015年2月,万州区茨竹乡盛家村党支部书记杜怀政在20多公里外的新田镇为儿子举办婚礼,这可让该村的几名五保户、建卡贫困户犯了难:到底要不要送礼金?

   “老人家,您都80多岁了,生活这么困难,又不是他的亲戚,为啥还要送礼金呢?”“唉!就是因为不是他的亲戚,才担心不送的话会得罪他,来年把我的贫困户名额给了别人!”在纪委工作人员调查杜怀政违纪问题时,一名贫困户道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种顾虑并非多余。之后纪委工作人员查明,2014年6月,杜怀政明知其弟弟家不符合建卡贫困户条件,却违规使其享受了相应待遇。事实上,他弟弟在万州城区附近承建工程,且在2013年5月购买了一辆小轿车。

   “一方面,有的群众担心不是基层干部的亲友会被取消本应享受的惠农惠民政策,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巴结’干部。另一方面,有的基层干部因坚持原则没照顾亲友被亲友数落;有的按照规定让亲友享受了惠农惠民政策又引来群众猜疑,甚至信访不断;还有的为了避嫌走极端,亲友该享受的干脆也不让享受。”汪桥生说,这些问题不处理好,不仅直接损害群众利益,让惠民资金打水漂,更会影响党群干群关系。

      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环环相扣扎紧笼子——
      把涉权事项“晒”出来

      专题调研报告提交到大足区纪委常委会,难题同时摆上来:基层党员干部微权力点多面广,如何尽可能都纳入制度的笼子?

    “我记得常委会会议围绕怎么破解这一难题讨论了很久,最后的意见是用好科技手段,但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们心里也没底。”大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朱福荣说。

      2017年3月,朱福荣到大足区民政局调研工作时,了解到该局有个“城乡低保家庭部门联动审核系统”,可以实现对低保户是否买房等重要信息的核查。

   “这件事让我茅塞顿开。”朱福荣回去后,立即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将全区基层党员干部及其亲属关系收集起来,调取惠民项目、惠民资金进行比对、核查。随后,在重庆市纪委监委的统筹安排下,2017年5月,大足区开始试点建立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最终形成了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环环相扣的基层微权力约束机制。

      具体来说,就是先由区级部门、镇街行政及事业单位党员,村社干部以及学校、医院主要管理人员报告其亲属关系,建立党员干部亲属关系数据库;部门、镇街在审批惠民资金和建设项目时,将惠民资金(项目)受益人信息数据与党员干部上报的亲属关系进行比对;比对出涉及党员干部亲属的事项,按照“谁审批、谁负责”原则100%进行合规性核查;对通过核查的涉权事项,在党员干部所在单位和其亲属所在村(社区)或项目实施地分别进行公示;对核查发现不符合相关政策和规定的则及时取消,并作为问题或者问题线索移送纪检监察机关。

   “对于没有经过比对、核查、公示的惠民资金和项目,不得审批或实施,区级以下纪检监察组织还要对涉权事项按不低于30%的比例进行随机抽查,区纪委监委按不低于10%的比例抽查。一旦发现问题严肃处理。”大足区纪委常委熊代伟说,这样的操作,让一些存在以权谋私、优亲厚友等行为的党员干部露出了马脚。

      得知这项制度即将施行后,大足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原副主任张安磊慌了神,因为其骗用个人信息资料的30户群众不少是党员干部亲属。一旦进行比对、核查,他的伎俩很容易被识破。被查后张安磊交代,他之前跟人声称有“惠民项目”,办理成功后每人每年可领取一定补助,实际上把30户群众申报为低保户,通过这些群众的银行卡,骗取了90万元低保资金供自己挥霍。为掩人耳目,他每月都会以困难补助或慰问金的名义,拿出一小部分发放给虚假低保户。

       2018年5月9日,重庆市纪委监委召开现场会,部署全市推开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工作,在这之后制发了《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答疑》,指导各区县加快落实。

   “科技手段让群众实现了‘远程’监督。”綦江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贾如兴介绍,这项制度推开后,他们将涉权事项纳入已有的民生监察平台,群众只需要登录平台网站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无论身在何处,动动手指就可对党员干部亲属是否享受惠民资金、承接工程项目等情况进行监督。

     考虑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居住分散,留守农村的多为老人行动不便,部分区县结合实际“量身定制”公开方式。奉节县在安坪镇三坨村和永安街道羽声社区将本村(社区)所有惠民政策、民生项目资金在电视上进行公开,群众在家打开电视,就可查看本村干部、群众涉权事项情况。

  “公开是最好的监督,有了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后,感到了监督无处不在。”渝北区王家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委员、组织委员幸坤琴说。

     既给群众明白、还干部清白,又管住了人、管住了事——
     是“紧箍咒”,更是“防火墙”

  “原来,彭其建的老丈人真是因为得了重病才享受到这笔临时救助金,看来之前真是错怪他了。”2月5日,巴南区龙洲湾街道道角村几名村民看到公示栏张贴出涉权事项公示后,此前的疑虑消除了。

    彭其建是龙洲湾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虽然他不具体负责临时救助工作,但自从其岳父享受了6000元临时救助金,风言风语就不绝于耳。

  “有的村民没有搞清楚,以为我在办事处工作,通过‘关系’才让岳父获得救助。”彭其建说,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实施后,他如实向组织报告了情况。现在岳父获得救助的原因、标准张榜公示,群众看得清清楚楚,误解也就没了。

     铜梁区石鱼镇党委书记左春华介绍,三合村村委会主任秦学礼的3个堂哥都很贫困,但有一位村民长期反映,说秦学礼优亲厚友。公示情况显示,秦学礼确实不存在优亲厚友情形,这名村民终于服了气。联丰村党支部书记邹兴伦怕人说闲话,亲兄弟邹兴志符合条件,却一直不让他申请低保。但是公示出来后,村里人都说,邹兴志该吃低保。

    记者调查发现,在许多一心干事创业的党员干部看来,这项制度是“紧箍咒”,更是“防火墙”“安全盾”,群众看明白了,自己就清白了,群众的合法权益也得到了保障。

  “我再也没有思想包袱了,轻装上阵能更好地开展工作、服务群众!”谈到涉权事项公开制度为其澄清母亲符合困难群众临时救助资格的事,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滩子口社区干部王淇高兴地说。

     而在一些存在问题的党员干部看来,这项制度却是“撒手锏”,让优亲厚友无处遁形。

“涉权事项公开制度虽实施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自己认为那么多人报告,有点猫腻不一定会被发现,没想到这项制度如此厉害。”近日,荣昌区直升镇道观村党支部书记陈善荣在接受镇纪委约谈时后悔地说,今后一定不会再犯糊涂。

      春节前夕,直升镇启动了2019年冬春救助款发放工作。收到各村上报的266份救助对象名单后,该镇并没有着急“照单发放”,而是按照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先将名单导入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系统比对;7户拟救助对象对应的镇村党员干部信息随之跳转到页面;经该镇民政办核查,7户均不符合救助标准,与之对应的这7名干部也就“现了形”。

  “董书记,今天来,我有件事要向组织说明一下。”去年8月28日一早,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龙溪镇纪委书记董莹莹的办公室就迎来一名“特殊”的客人——灯光村党支部书记焦某。

     “之前,我未经集体研究,将村里公路维修和饮水工程项目交给我哥哥承建,现在我把事情说清楚,该退的钱退了,希望组织能对我宽大处理。”焦某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

在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推开后,像焦某这样选择向组织主动说明问题的不在少数。彭水县有940人主动说明问题,退还资金248万元;武隆区775人主动说明问题;云阳县693人主动说明问题;石柱县307人主动说明问题……

       前不久,巴南区界石镇新玉村村民老汤找在村委会任副主任的侄子,请他卖自己一个人情,帮忙办理低保,不料反被侄子做思想工作:“有了涉权事项公开制度,任何猫腻也逃不过监督的眼睛,照章办事才是最好的选择。”

   “今年年初的市纪委全会,对完善基层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又作了部署安排。”重庆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优化拓展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信息监管系统功能,健全与有关职能部门问题线索发现、移送和处置工作机制。针对在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工作中发现的普遍性问题,深入查找制度上的漏洞、监管上的盲点,不断健全完善制度


 
关于我们 | 新闻资讯 | 关爱成长 | 联系我们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2-2017 xyctwh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2488-2号
联系电话:010—68213889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西街7号院